镇江游记

Author Avatar
安 阳 10月 16, 2017

脱更了。说说十一假期的事。回了家。去了镇江。

需要回家。

原定于10月1号下午做大巴回家,想着30号晚上去和好友玩一下,也是因为一票难求。计划有变,被朋友抛弃,他提前回了家,留我一人凌乱。回去,买不到票,不回去,要一个人等到明天。在公司拿着外网机抢票,需要排队,余票不足,我还抱有一丝侥幸,试试顺风车吧,一直没有人接单,公司也呆不下去,于是干脆回到住的地方等。当东西收拾好的时候,拿起手机打开12306,觉得何其幸运,不知哪位仁兄改变了行程,让我购买到一张,仅此一张。虽然时间比较赶,还是要试试,叫了滴滴,飞奔出去,出门车刚到,行云流水,爽!当然是赶到了,想着自己如此幸运,看到南站很多人在买彩票,可不能浪费了这幸运,买了两张刮刮乐,嗯,一张没中,定是运气已被耗尽,自己却浑然不知。

工作了,一年没有几个这样的长假,可是出去的好时机啊,现在的书大多是对自由的向往,可能深受其影响,也趋之若鹜。无奈家中琐事繁多,家人需要陪伴,自由以后再说吧。妈妈、亲姐、表姐、堂妹回来了,父亲工作忙没回的来,甚是遗憾,还缺一些人没有回来,好像也没多少了。到了五号大家都走了,我也跟着一起,先去了合肥与好友一聚,第二天赶回了南京。还有两天时间,自然不能浪费,走走吧,选的镇江,想着有古街、金山、北固亭,应该还不错,果然,不失所望。

南京到镇江动车只有20分钟的车程。订了一个青年旅社(小山楼,安利一下),旅社位于西津渡里面,这是一大特色,古街里的旅馆自然也是很有味道的。西津渡依山临江,在蒜山,因此三国时被叫做”蒜山渡“,不去还以为山上全是大蒜呢。后来到宋代以后才被叫西津渡,现在已经很难看出来它之前是作为渡口存在了,江水可是从脚下流过的,江岸北移,如今西津渡距长江江岸已有300多米远,虽说还有些遗址被人们用玻璃封存在地下,但相信我,如果上面没有牌子跟你说这是渡口遗址,你定是不知道的。但西津渡古街确实是镇江文物古迹保存最多,最集中,最完好的地区,街的尽头是镇江博物馆,也可以去一去,有很多精美的艺术品。白天在古街中,算是跟着人流瞎撞,毕竟也不熟悉,想着都看一遍。这里倒是有两个有趣的事,也总结了一些经验,不能盲目的跟着人流,因为他们去的下一个景点可能是厕所,到了景区,景区地图是一定要看的,你肯定想不到,我走了两条不同的上山路,到的同一个地方时双腿抖动的频率。

下午四点,去旅馆办理入住,是六人间(其实,晚上只有两个人在),休息了一时,去了金山,毕竟有着水漫金山的古典,在网上买了票准备进景区。热心的保安,提醒我:现在还进去啊,我说:对啊,他笑了:那你得半个小时之内赶出来。不可不可,金山那么大,首先我得保证我绕一圈还能绕出来,其次我得对得起已不是学生买的全价的票。退票,回西津渡。很快夜色降临,古街上灯火通明,街上的人也陆陆续续减少,有离开的,有跑到屋子里找食的。我误打误撞走进了一家店,找点吃的就行,吃完已到7点。晚上的古街跟白天的太不一样了,宁静,空气清新,我继续走着,舍不得离开,这感觉太好了。没忍住,拿起了手机拍起了沧桑的脸,这里就不放出来了,可能还是得去学点PS。好在,旅馆在古街里,累了可以歇歇脚。走进旅馆,桌子前围了5个人,旁边还有一个(后来知道是个韩国的小哥),可能和我一样暂时还不好意思加入他们,我做在一旁的椅子上,听他们谈话,手不听使唤的撸起了旁边的小猫(两只小猫,一只叫八一,一只叫建军,是那天出生的)。其中一人(后来得知,是情侣的前台,在为自己要营业的情侣做些准备)拿着她的“秘籍”,讲述青旅的稳赚钱论,我听的津津有味,差不多摸清了底细,加入了他们。前台,来当义工的学生,来找义工玩顺便游玩的学生(后来是我室友),还有两个妹子,还有那个韩国小哥。吃着东西,聊着天,那我觉得这个青旅还满有意思,也是我想要的样子。后来很多人都去洗漱了,虽和韩国那小哥沟通有点困难,还是聊了下去,也蛮有意思。后来快11点,我又出去了一趟,那会人更少。

听说床铺都被预定了,也不知为何后来我们的房间只有两人入住,次日,我们两人就算凑了对一起去了金山,北固亭。想着自己得去买全价的票,倒是挺怀恋几个月前还是学生身份的自己,好像很多事都被优待,一毕业就把累积的灾难都砸你身上。现在可能不再累积了,有灾难直接丢你脸上,解决了,再给你一个,不会让你闲着。

去镇江不去金山是个很不合常理的事,你得去看看白娘子吧,不懂爱的法海肯定也不能落下(你去了别这么说,法海是很受金山寺尊重的,不可妄语)。没去金山之前看了网上一个段子,一网友到了金山,欲救白娘子,后因人太多放弃。可能此时已假期末,有人但并不太多,也到了最顶端看了看风景。同行的伙伴告诉我绕塔要顺时针绕,回来我特地查了查确有此事,绕塔需右绕,低头收摄眼根,消除杂念,忏悔,祈求。好在他跟我说了,不然岂不丢失了虔诚,善哉善哉。

千古江山,英雄无觅孙仲谋处。舞榭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斜阳草树,寻常巷陌,人道寄奴曾住。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
元嘉草草,封狼居胥,赢得仓皇北顾。四十三年,望中犹记,烽火扬州路。可堪回首,佛狸祠下,一片神鸦社鼓。凭谁问: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很熟悉,辛弃疾的京口北固亭怀古,镇江以前叫京口。进去就知道,还有很多诗词是描绘北固亭的,自己其实并不太清楚,不多赘述,免得有打肿脸充胖子的嫌疑。这个词也是有通行伙伴的提醒才记起,逛北固亭之余还给我普及了下历史知识。登上北固亭,正面是山顶俯瞰的视角,背面是江(景色太美)。爬了很久的山,到此得到清风,算是给予我们的奖励,我们在上面待的时间很长,确实不愿意走,如果有张床就更好了。拍了很多照片,不情愿的下了山。江对岸听说是金山,可惜此次匆忙,去不了,仍旧是有机会的。

本来是想写的详细点的,写着写着发现有意思的事太多,时间有限,后面就草草了事,也算是记了个大概,之后看起这篇博客,想着依旧能够记起在镇江着两天发生的事,差不多也就够了。


记于 2017.10.16 21.22(完)

放几张在北固亭的照片,不会拍照将就着看吧


1
2
3
4

Licensed under CC BY-NC-SA 4.0
本文链接:http://JohnneyAnn.github.io/2017/10/16/镇江游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