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的人

一个可被环境造就的生物体。我们都是人,也都是异人。

记得早前和奶奶一起看视频,是一个小品。奶奶说这个人(主角)已经去世了,我们怎么还能看见她。那会我很难理解奶奶为什么会有这个想法,这对于我们来说再平常不过了,一时我竟不知怎么解释,想找个通俗易懂的例子能让奶奶立马明白。我说道,这没什么啊,就像我现在给你拍一张照片,等到了…立马心里抽了自己一巴掌,把话咽了下去。奶奶笑着说道,没事的,年纪大了,都是要死的。这话我也不知道怎么接。

再后来想想,奶奶并不是觉得能够看到死去的人物感到奇怪,而是感叹这世界的变化,对于她之前所生活的几十年,当前世界的某些景象对她来说实在太惊讶了,那么感叹就可以理解了。

我的感叹是来自对奶奶所做出的行为的反应,于我,存活的20几年里,自记事以来,就接受这世界的快速变化,累积着一定的心理预期去迎接下一个骤变,就大环境的普遍变化而言,都不会做出异于常人的应激反应。这是来自两个时代的对话。

不同时代如此,同时代的细分环境也是如此。

同年龄段的我们也会发现我们于他人的不同,也会有着他人理解不了的行为或不理解他人的行为,在同一时代,在不同环境下成长,有的长出了自己喜欢的模样,有的长出了家人喜欢的模样,有的迎合了社会想要的模样。不管你是怎样的模样,都无可厚非,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我认为你是什么模样不取决于你,我依旧坚信人格还是由所处的环境来塑造。

他是一个内向的人,外向的你不理解为什么对他来说沟通是如此困难的事;他是一个做事界限划的很清的人,热忱的你不理解为何这点小事他都不愿意做;他喜欢过随心的生活,把自己逼到累的半死的你不理解他为什么甘愿活在他自己塑造的舒适区。等等这些都将被你转化成一个个标签,你会觉得他是个无法沟通的人,自私的人,是个不求上进的人。当然,他也会觉得你是个爱出风头的人,多管闲事的人,杞人忧天的人。最终的结果是,你的行为改变不了对方的生活,他的行为会让你不爽到失控。

你还会遇到更多不同于你的人,他们走在你的前面抑或是后面,这里的前后只是指时间不代表能力。工作的你如果对还在上学的朋友感叹:真羡慕你们还在上学,无忧无虑。相信我,他可能嘴上笑笑,心里早就想跳起来给你一耳巴子。已经工作几年的你,对刚来的同事感叹:还是刚来的时候好,不用考虑太多东西。这自然也是不可取的。

每个阶段都有着每个阶段的烦恼,你经历过的都在,你的感叹建立在你遇到新的烦恼之后,你并不是羡慕,而只是通过这些行为、话语来确定你自己的地位。任何现阶段对于前阶段的感叹都是如此。

总有处在前阶段的人,这一阶段的人能够承受的烦恼的多少决定的是你下一阶段的到来的日期。我更希望活的再明白点,能够知道下一阶段会遇到哪些问题,需要接受的有哪些。

做到这一点并不难,到处都有你的前辈,看着他们自然能够看到以后可能的你。你知道你的下一阶段一定会来,但需要一定的外部环境进行促进时,请好好体验现阶段的一切,毕竟经历过后就丢了些当时的味道。

我希望能活在当下,预见可能的未来。守住在现阶段还能够保留、体验的东西,到下一阶段再去接受新的事物,放弃一部分之前的东西。

如同大学的你有着你自己的爱好并好好发展,等工作过后爱好支撑不起你的生活的时候你一定会为了生活放弃部分的它。但如果你大学就放弃了爱好,那肯定会丢失一段宝贵的时光。

到了工作的你,接收着老板的需求,做着他让你做的事,你会慢慢有着自己的想法,脱离他的束缚,也要利用他提供保护的这段时间去体验你还保留着的懵懂。这个阶段的你跟客户交流较少,你知道以后都会去面对,你也会去接受,一步一步,一点一点去接受,控制好这段时间,需要你的时候全盘接下,这也算每个阶段都有着美好的体验。

啰嗦了很多,是知道人是一定会随着环境变化的。一路走来丢弃了很多,也接受了很多。丢弃的并不一定是自己不喜欢的,接受的也不一定是自己喜欢的,但这些一定是满足于这个社会需要的。

生而为人,追求freedom的我们被迫与这个世界契合。因此体验现阶段自己喜欢的、想保留的,同时意识到下一阶段需要自己去接受的,这是我们最后的挣扎,并且我不认为这会影响到环境对我们的塑造。

可能写的有点乱,不知道有没有说清楚自己想要表达的真实意思。

Licensed under CC BY-NC-SA 4.0
本文链接:http://JohnneyAnn.github.io/2018/11/28/不同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