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控

生活:你还不是得屈服。

最近的天气好像凉了些。

这大概是我最喜欢的气候了。清晨,走在去地铁站的路上,有着微风,伴随着点点的汗,开始一天的行程。

我的行程主要靠地铁+公交/走路。其中大致可分为五段,第一段是住的地方到天润城地铁站,第二段是3号线天润城-南京站(天润城站的人相对较少),第三段是南京站-安德门(这是行程中最长的一段),第四段是安德门到-中胜,第五段中胜到公司(路途较近,可忽略)。

早上的地铁是我最后一片净土,从天润城站上车,打开微信读书书架上正在看的书,地铁虽嘈杂,但以我为中心的那一平米天地是宁静的,或许会因为书中的内容导致内心的跌宕,但总算是没有外界的干扰。我刻意的屏蔽外界,公司的事等到公司再说吧,这么早还不用与人联系,这些都是我对于不可控的挣扎。

继续着,三号线有意思的地方是经过柳州东路时,你能够看到会有很多人挤不上地铁,挤上的也有在互相争吵的,可能他们这一天都不会有好情绪。现在到了南京站,开始要换乘1号线了。此段路程需要经过一个极其长的台阶,这里有个变化,早前我是坚持不做电梯,以小跑的方式爬上去,来寻求缺乏运动的心理安慰,而现在,就算是要迟到,我也得做扶梯上去(其实并不耽误时间)。

一号线相较于三号线人真的是少了许多,你的目光大概能扫视整节车厢,从不同的车厢上车就有着不同的风景,到了新街口站,风景就寥寥无几了,这是它有趣的地方。说着就到了安德门,8点左右,需要换乘十号线,换乘的路程较长,但是这个时间点我有我的办法。这段时间由36kr的《八点一氪》打发,大概就是新闻汇总,不同的作者有着不同的关注点,但大概就是以下几类:投融资、酷产品、区块链,偶尔穿插些科技大佬的新闻,这是这段路程有趣的地方。

安德门到中胜只有两站,运气好的话,下去发现地铁正好在等你上车,想着千万级的座驾的等候,一切都有了奔头。不知你们有没有注意到过,中胜站每天都放着音乐,早晨的音乐急促,晚上的音乐较为平和,或许它知道大家都是每天精神满满的赶去上班,夜晚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家,这是它有趣的地方。吃完早饭,上班了。

正如我所说的,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这段路程于我都是有趣的,可惜现在开始有了变化。对于很多人不理解我住这么远的行为,我告知这段路程有着特别的意义。浦口有着我很好的朋友,有着弘阳广场的完善的基础设施,有着我喜欢回来看着欣慰的“家”,以及每天有着连续的看书时间,这都是我觉得有意义的地方,我也时常用着这些措辞来反馈别人的不理解。我认为无论现在的状态有多么的不适,但生活始终有着有趣的地方,只是在于你如何赋予它形而上的意义。路程之长带来的身体上的疲惫通过心理上的安慰得以平息,这是在我有限能力下的调节,我沾沾自喜。如今,因为超出了我的控制,我发现我调节不过来了。

最近突然就忙了起来,加班已成常态,我个人并不觉得加班一定能带来价值,甚至觉得经常加班的员工不是一个好员工,但发现有的事不做不行,这也是失去控制的状态。因为加班的缘故,晚上回来就很晚了,第二天按照正常上班时间去上班会带来三个问题。

一是晚上回来的交通问题,公司能够报销打车费,但仍旧觉得不合适,因为如果我住的近的话,能够减少部门的损失,这部分的支出是可以避免的;二是晚上的回程实在是提不起书来看,想闭着眼,睁眼就能到家;三是,第二天正常时间上班,晚上的睡眠时间只能够达到5个小时,并且我没有任何时间去做自己的事。究其原因,我都认为是我住的远。于是,我屈服了。

我搬到了建邺区。在某种程度上解决了一些问题,但收拾搬家的时候心中有着巨大的失落感。我于浦口已住8月有余,我自认为我还是有点恋旧的,对这边除了是个睡觉的地方外也产生了情感上的联系。虽是合租房,但内部也是有一番惬意的。还有一个老友距离我一点几公里,没事可以出来吃烧烤或者去他家混饭。弘阳广场也很喜欢,有书店、游乐场、吃的,人多还是很热闹的,虽然不喜欢热闹,但喜欢自己处于热闹中的落差,营造一种悲伤的氛围,回来好写点东西,比如现在。然而啊,现在都没有了。虽然都在南京,但浦口和建邺好似两个城市,去一趟都是长途跋涉,后来如果再去可能也是来自朋友的召唤了。

正如你所见到的,这么些个有趣的地方,如果没有特殊情况我是不愿意逃离的。这对于我来说是一种屈服,一是要打破我之前搬去浦口立的flag,二是因为工作而搬过来,跟我想追求生活的使命又相悖。可是,生而为人,总有些事我们控制不了。对于我这种处在底层的人,生活的前提就是要工作,工作又会侵蚀生活,导致陷入了一个怪圈,难以跳出。最终还是屈服了。

这篇文章写于离开浦口的那个晚上,本来想着记录下在浦口的状态,以后能够拿起这篇文章看看就好了。可那天没有写完,这一拖着吧就一个星期到了今天。在奥体这边也住了一个星期,也谈谈在这边的感受。

这边去公司的路线公共交通(完全公共交通,不包含步行和骑行)有三种。

1.102路到元通,转10号线(优点:时间最快,准点,步行少;缺点:102是定班车,早晨约莫40分钟一班,错过了就是一辈子)
2.有轨电车到元通,转10号线(优点:车次间隔短,20分钟左右一班,错过还能挣扎; 缺点:步行较长,有轨比较慢)
3.s3转2号线转10号线(一无是处)

所以我选择了方案一,早上7:50的车,体验良好,102车程12分钟,然后转10号线或者骑行,到公司还能吃个早饭。但很明显,路上时间不够连续,导致路上看书的时间较短,只能中午来看看,虽然时间也不长,这点体验较差。

另外,加班再晚也不怕了,这大概就是目前的情况了。

2018.09.21 22:58:28 完稿。

公众号

Licensed under CC BY-NC-SA 4.0
本文链接:http://JohnneyAnn.github.io/2018/09/21/不可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