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时代

《黄金时代》这本书包含5篇中篇小说,最早听的是第一篇,黄金时代。

世上有两种人,一种是看王小波的,一种是不看的。我属于后一种,现在转变成前一种了。听完没忍住诱惑,听书能听个大概,讲书人似乎也不便去谈论书中较为露骨的内容。于是,拿起了这本书。

在那个时代,王小波的文字是大胆的,书中大量的性爱描写是其特色,也因此当时出版出现了很多问题。仔细思考发现,描述的只是我们真实生活的一部分,有何不可?何况王小波描述的是性美好的一面。王小波去描述性、粪便,去谈论常见又为大家所不齿的事物,我想有着抵抗媚俗的意思。可偏偏抵抗的是媚俗,媚俗是个神奇的东西,抵抗媚俗本身就有媚俗的嫌疑。这就陷入了一个怪圈,似乎我们就逃脱不了媚俗了。

媚俗(kithcs)是什么呢?昆德拉说媚俗是已讲过一千次的美。这个我很难去理解,倒是看豆瓣上【@近猪者痴】对《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书评中对媚俗的描述觉得很有道理。

媚俗是人类生存的一个基本情景,它无处不在,不同的媚俗有着不同的内在含义和批判向度,若果说美学媚俗意指迎合伤感类作品的低级艺术情趣,那么政治媚俗则只对既定秩序和既定思想的盲从,文化媚俗则指对多数的,流动的,大众的价值观念的认同,人类学媚俗贝指人类在无条件的认同生命存在的前提下表现出的乐观盲从和拒绝思考的态度。

在那样一个环境下,王小波能够去谈论,并且将媚俗谈论的这么优雅美丽的,在我看来王小波的黄金时代是具有美学意义的。我收藏了很多书摘,因为觉得那些都很优美,拿着就是经典。

那时候四面一片混沌,也不知天地在哪里,我看见她艰难地走过没膝的深雪,很想把她抱起来。她的小脸冻得通红,呵出的白气像喷泉一样。那时候天地茫茫,世界上好像再没有别的人。我想保护她,得到她,把她据为己有。

多美好啊,这是他描写小转铃的。当然不止这一句,我不能一一放出来。总之,这本书是值得一看的。

说到这,关于书摘我也有补充的。我不光收藏了这些优美的句子,还有一些关于性爱的文字,像陈清扬的考拉式;还有些王小波式的幽默,比如屎橛子。但点到为止,我不会多说,因为我也逃脱不了媚俗。我要去过多的谈论这些定会被称为臭流氓,也不知道是不是我自作多情。

前些日子,大学室友群里分享了一个关于12星座心的位置的图,大家应该也看过。来说说天蝎座(我不怎么信星座),根据图中描绘,天蝎座的心在腰部以下膝盖以上的位置,我是天蝎座。看到这个,我想立马跳起来给做这个图的人一个耳巴子,可当我站起身又觉得没什么好反驳的,甚至觉得这跟星座无关,人不都这样么,只是有人说了出来,有人没说出来。在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上这还是第一层次需求呢。你当我是流氓吧。

处在这个世界,你就避免不了媚俗,而且还不断加剧以适应这个世界。早些日子,漫步于玄武湖畔,看着风景吹着风。小道旁有一些座椅,上面坐着发送免费狗粮一些情侣,也坐着一些秀色可餐的美女,不失为一道靓丽的风景线。我边走边看风景,经过一个座椅旁,那个风景发出一声长嗝,我有点懵,但我也没有忘记思考,思考我刚刚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让我听这个。后来我记不得看的风景的样子,但记得那抑扬顿挫的声音,就这一点说明视觉和听觉的干扰性还是蛮大的。这是我的媚俗。还有其他的,我后面的同事,每天午睡的时候,都会放几个连环屁,那个声音我就不描述了,但很恶心。可能这是他午睡前必须要举办的仪式,抑或是宣示自己的领土主权,早起我在他的“领土”里苟延残喘,这我是受不了的,后来搬了座位,这也是我的媚俗。

因为打嗝、放屁、挖个鼻孔什么的,这些大家都有,我却感到恶心,实在是枉为人,但有一点我得说明下,这些事是常发生但一定不是常见的。这么想的话,我就是个媚俗的人,也别去抵抗了,能活好就不错了,因此我选择去适应这个世界,不去适应越轨的行为。

描述真实的东西应该得到欣赏,我们不敢去说,是在害怕我们在他人心中的形象发生变化。但就老朽多年的经验来看,他人的心中根本就没你,也就谈不上变化了。

我这里只说了书中一点点内容,但王小波所批判的肯定不仅仅是这些,大家去看看相信会有不一样的收获。


写于 2018.4.29 10:58

Licensed under CC BY-NC-SA 4.0
本文链接:http://JohnneyAnn.github.io/2018/04/29/黄金时代/